其他业务:微信文章阅读数补量、投票、点赞、抖音加粉、微博加粉等各种新媒体数据补量....

您现在的位置是:主页 > 微信文章库 >

具荷拉与雪莉之死:寻求脱离传统束缚的韩国女星有多难?

发布时间:2019年12月03日 18:07微信公众号:站长浏览(

    具荷拉与雪莉之死:寻求脱离传统束缚的韩国女星有多难?


    在韩国,女星存在的意义,就是被物化、被品评、被模仿、以及被消费。

    文 | 沈小山、罗方清



    11月24日,韩国女团KARA前成员具荷拉在首尔家中自杀身亡,不到一个月前,具荷拉的好友雪莉选择以同样令人震惊的方式离开人世。韩国有位网友评论说,“女性艺人因为被偷拍视频,害怕被传播,又是下跪,又是挨打,还被荡妇羞辱,即便道歉还被网暴的时候,男性艺人去着夜店、磕着药,又强奸又偷拍,还传给别的男人看,这就是现实。”


    具荷拉与雪莉之死:寻求脱离传统束缚的韩国女星有多难?

    雪莉和具荷拉是很好的朋友


    近年来,从张紫妍到李胜利,从“金智英”到雪莉、具荷拉自杀事件,韩国娱乐圈的遮羞布被一层层撕开,人们无数次提起关于韩国的女性话题,却发现现实依然让人心寒,前景依然黯淡。


    尽管如此,女性主义在韩国依然是一个绕不开的议题,韩国女性用不同的方式,来赋予她们自己以特殊的意义。


    最具代表性的,无疑是一直以来被简单标签化为美貌/性感/吸引男性的韩国女团。今年夏天,Blackpink(粉墨)在全球的火爆巡演,令世界将目光再次投向这个娱乐产业极其发达与成熟的国家,“女团”也引起了更广泛的讨论与思考,从最初流水线生产出来的性感偶像到如今表达对自己女性身份的认同,令一些舆论乐观的认为韩国女团重新定义了女性主义,然而事实真是如此吗?


    1.


    回顾韩国初代女团兴起的90年代末,亚洲金融风暴余波尚未散去,韩国全国经济笼罩在一片阴霾之中。国内疲软的大环境对女团的诞生或多或少起到了推波助澜的作用——经纪公司适时推出秀色可餐且俏皮可爱的美少女们来刺激男性消费,并逐渐发展出一条标准化的k-pop之路:不断补充新鲜血液来制造偶像产业,无论男偶像还是女偶像,目的只为能占领目标受众市场,以获取利益最大化。


    具荷拉与雪莉之死:寻求脱离传统束缚的韩国女星有多难?

    S.E.S


    当年的大热女团S.E.S和Fin.K.L便是最成功的例子。此后长达十余年时间,尝到甜头的经纪公司争先恐后批量复制流水线生产出来的女性偶像,“韩国女团”这一概念,逐渐在人们思维中形成固有印象:纤腰长腿、辨识度模糊的脸、整齐划一的性感舞步,当然,还有男粉丝们的尖叫。


    2012年,约翰·西布鲁克(John Seabrook)在《纽约客》(New Yorker)发表了一篇题为《工厂女孩》(Factory Girls)的文章,将韩国的女性偶像描绘成精心制作的物品,并以少女时代(Girl’s Generation)为主要关注点。


    具荷拉与雪莉之死:寻求脱离传统束缚的韩国女星有多难?

    少女时代


    这对任何关注k-pop的人来说都是一个熟悉的故事,女孩们在青少年时期被招募为练习生,接受严格的训练,并接受整形手术,以实现制作人的愿景:一个美丽而精致的韩国女性形象,与那些更自由地偏离传统性别规范的男性偶像形成对比。


    在现代韩国流行偶像的舞台上,只要有女子组合存在,客观性和能动性就形成了潮流和逆流。


    2.


    2007年,Wonder Girls、Kara和少女时代等二代女团的诞生,将女子偶像团体彻底转变为造星机器生产的“商品”。与此同时,“物化女性”也达到高峰,即便这样,韩国还是出现了很多强调自信和独立的女团。2009年出道的2NE1就是一个明显的例子,她们有意识地拒绝女团传统的可爱性感路线,要成为比男孩子更优秀的Alpha Girl。


免责声明:
1.《具荷拉与雪莉之死:寻求脱离传统束缚的韩国女星有多难?》是转载于站长,版权归站长所有。本站只作为分享和展示的平台,文章中的观点不代表本站的观点。
2.本信息如有侵权请将此链接发邮件至573943400@qq.com,本站将及时处理并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