其他业务:微信文章阅读数补量、投票、点赞、抖音加粉、微博加粉等各种新媒体数据补量....

您现在的位置是:主页 > 微信文章库 >

“梅姨”的生意主场:拐卖九名儿童的嫌犯,藏匿乡间的“乔装术”

发布时间:2019年12月03日 11:49微信公众号:站长浏览(

    “梅姨”的生意主场:拐卖九名儿童的嫌犯,藏匿乡间的“乔装术”

    梅姨曾经寄居的黄砂村。(南方周末记者 李玉楼/图)
    全文共3754,阅读大约需要7分钟


    “她每年出去十几次,每趟(回来)住个两三天就离开,来去都不提前打招呼,不乐意让人知道她底细的感觉。”


    梅姨通常以“红娘”的身份示人。事实上,红娘和人贩所依赖的关系网络存在很大的相似性,讨媳妇和抱孩子均是家庭内较为隐秘的需求。


    本文首发于南方周末未经授权 不得转载文 | 南方周末记者 李玉楼责任编辑 | 何海宁
    “潘嫂又回村了。”2003年前后那几年,在广东省紫金县水墩镇黄砂村,村民碰到身着鲜艳衣服下地的潘冬梅时,会这样打声招呼,后者通常抬起头笑一笑。


    潘冬梅,这是村民模糊记得的发音,真名至今无人得知。她更为人熟知的名字,是“梅姨”。


    这是一个多地警方、受害家庭苦苦寻找多年的人物,近日警方找回两名被其拐卖的儿童,再次搅动全国舆论。2016年一名人贩子张维平落网后,透露是通过梅姨联系买家,共涉嫌拐卖9名儿童,其中8个被卖到紫金。


    潘冬梅讲着一口和村里人不太一样的客家话,“能听懂,但听起来比较费劲”。2019年11月22日,一位村民向南方周末记者回忆,当时大家都对这个行踪飘忽的外来“媳妇”感到好奇,就连与其同居的村民彭向前(化名)也对她知之甚少。


    “她每年出去十几次,每趟(回来)住个两三天就离开,来去都不提前打招呼,不乐意让人知道她底细的感觉。”彭向前向南方周末记者如是形容那段诡异的同居生活。


    同居两年多后,这段诡异关系随着潘冬梅的不辞而别宣告结束。


    直至2017年3月,广东增城警方按照张维平提供的线索找到彭向前,这位年逾花甲的农夫才知道,潘冬梅很可能就是“梅姨”。


    “梅姨”的生意主场:拐卖九名儿童的嫌犯,藏匿乡间的“乔装术”

    (新华社/图)


    1

    梅姨往事

    十几年前,彭镇槐在水墩镇上开摩的。那时水墩客运站每天还有十几趟班车,他的生意就是将到站的乘客送往更远处的村镇。


    在网络上看到梅姨画像后,彭镇槐回想起这个多年前在客运站见到的常客,“画像并不完全一样,但我一下子就想起来了,眼睛和鼻孔很像”。


    这个画像,指的是模拟画像专家林宇辉2019年3月根据彭向前的描述绘制的最新画像,在网上广为流传。而早在2017年,广州市公安局增城分局曾公布一幅梅姨的模拟画像。两者的面部特征有所不同。最近,警方通报称林宇辉绘制画像非官方消息,梅姨是否存在,长相如何,暂无其他证据印证。广东公安事后接受新华社采访时解释,由于作为梅姨指认人的张维平认为新画像的相似度不足50%,警方一直没有公布最新画像。


    不过,在受害家庭看来,这是寻回孩子目前最确凿的线索了,一名受害家长申军良还在此居住、寻找了多月。


    黄砂村离水墩集镇只有二十分钟步程,村口分出两条岔路,分别通往前村和后村,彭向前家住在前村。这些天,寻亲的家长和采访的记者蜂拥而至,令彭向前和家人们有些烦躁。


    十几年前,丧偶多年的彭向前通过远房亲戚牵线,认识了自称“潘冬梅”的妇女。第二次见面时,彭向前就把家门钥匙交给潘冬梅以示好感和信任。


    此后,潘冬梅成了彭家的常客,彭向前跟潘冬梅提出登记结婚并长期生活的想法,但后者以家中有女儿、外面有生意为由拒绝。


    “相亲对象怎么会没有结婚的打算呢?”感到很诧异的彭向前遂向牵线的亲戚打听潘冬梅的来路,亲戚称是“街上认识的”。
免责声明:
1.《“梅姨”的生意主场:拐卖九名儿童的嫌犯,藏匿乡间的“乔装术”》是转载于站长,版权归站长所有。本站只作为分享和展示的平台,文章中的观点不代表本站的观点。
2.本信息如有侵权请将此链接发邮件至573943400@qq.com,本站将及时处理并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