其他业务:微信文章阅读数补量、投票、点赞、抖音加粉、微博加粉等各种新媒体数据补量....

您现在的位置是:主页 > 微信文章库 >

艾滋病、癌症患者的自白:比死亡更可怕的,是别人看我时的眼神

发布时间:2019年12月04日 08:50微信公众号:站长浏览(

    艾滋病、癌症患者的自白:比死亡更可怕的,是别人看我时的眼神


    前几天,书单君在电影院看了一部点映的电影,《别告诉她》,让我心头一震。

    这部电影讲述了一个华人家庭里的奶奶被诊断出癌症,她的家人决定对她隐瞒这个事实,在纽约长大的碧莉则认为奶奶有权知道自己的病情,中西方的文化冲突由此展开。

    疾病,是一个不容忽略,却又通常会被人们刻意避开、不敢去讨论的东西。我们或多或少都对它有些了解,但常常又是通过一些标签与成见来看待它的。


    不论是东方还是西方,人们对病患都是抱有偏见的,所不一样的,只是偏见的方向不同而已。

    这部电影呈现出的问题,很多现实里的家庭也出现过:一个重病患者的周围,为什么总是围绕着谎言?

    针对这个话题,书单君给大家介绍一本书——《疾病的隐喻》。


    艾滋病、癌症患者的自白:比死亡更可怕的,是别人看我时的眼神

    本书的作者苏珊·桑塔格得过癌症,她发现在癌症期间,比病魔更让她痛苦的,竟然是人们看待她这个癌症患者的眼光。


    在她看来,很多疾病的患者在死于病痛之前,往往已经被道德评判和歧视“杀死”了。




    艾滋病、癌症患者的自白:比死亡更可怕的,是别人看我时的眼神

    没得过肺结核,不配当艺术家

    十九世纪的文艺圈里,曾流行过一个奇葩的时尚:健康?那是平庸又粗俗的东西,要想灵魂升华、成为一个高尚的人,你必须得点病。感冒头痛之类的还不行,得的还要是那个时代的绝症——肺结核。

    英国的国民作家狄更斯把肺结核描绘成一种让死亡变得优雅的疾病:

    肉体一天天、一点点地耗费、凋零,而精神却因身体负荷的变轻而越发变得轻盈、欣悦。

    这有点像现在有的人说,没被人骂过、泼过脏水,根本不能算出名。


    但相比之下,要更加奇葩。毕竟,那可是拿命换来的“优雅”,比现在买名牌包包的“花钱优雅”要夸张得多。

    在那个年代,肺结核=优雅,就是一个盛行的标签。

    艾滋病、癌症患者的自白:比死亡更可怕的,是别人看我时的眼神


    在当时的人来看,肺结核是一种生命被燃烧的疾病。患者的脸往往是苍白的,说起话来气若游丝,但又伴随着剧烈地咳嗽,使面色变得潮红。


    就好像有一团火焰在身体里,燃烧着人的活力,让人变得孱弱、娇柔,同时也充满激情。

    而在真正能治疗肺结核的抗生素发明之前,医生给出的治疗方法通常是:晒太阳、保持好心情、去清洁干燥的地方去旅行。

    书单君不禁感慨,那时的医生全都是文艺青年吗?

    喜欢寻找意义的艺术家们抓住了肺结核的这些特点,在现实里找到了肺结核的对应部分。生命的燃烧?这不就是爱情嘛。阳光、好心情、旅行?不就是自由嘛。

    因此,肺结核在艺术家们的笔下,通常被这么运用:

    爱上了一个漂亮的姑娘,她不爱我,那我就会相思成疾,患肺结核而死。

    渴望自由,又被现实绊住脚步,那就得来一场肺结核,我便有了一个完美而忧伤的借口,来浪迹天涯,追求自由。

    艾滋病、癌症患者的自白:比死亡更可怕的,是别人看我时的眼神


    而对孱弱的病态美的追求,在中国也自古有之。

    说起古代四大美女之一的西施,除了美貌,最大的标签便是体弱多病。林黛玉之所以惹人怜爱,也是因为美而多病。


    要想当个高级的美女,光是长得美、气质好、会化妆,都是不够的。体弱多病一定是美女的标配。

    韩剧的女主角得白血病,和十九世纪文学作品里的主人公得肺结核,其实是一样的原因。


    这两种病都给人一种“娇柔、哀伤”的病态美,并且在死去的时候,不会像有的病一样,全身溃烂、长满疤痕,因此也是有尊严的。

    至于为什么不得肺结核,答案很简单:现在的肺结核已经死不了人了。一个病死不了人,它便缺乏了一种命运的悲剧性。

    毕竟,在这些被美化的病里,真正被美化的东西,其实是死亡。



免责声明:
1.《艾滋病、癌症患者的自白:比死亡更可怕的,是别人看我时的眼神》是转载于站长,版权归站长所有。本站只作为分享和展示的平台,文章中的观点不代表本站的观点。
2.本信息如有侵权请将此链接发邮件至573943400@qq.com,本站将及时处理并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