其他业务:微信文章阅读数补量、投票、点赞、抖音加粉、微博加粉等各种新媒体数据补量....

您现在的位置是:主页 > 微信文章库 >

14岁少年的最后选择,他后悔了

发布时间:2019年12月04日 00:52微信公众号:站长浏览(

    14岁少年的最后选择,他后悔了


    他只是一个敏感又冲动的青春期少年

    文 | 庄梦蕾


    本文经授权转自公众号中国新闻周刊(ID:chinanewsweekly)

    14岁少年的最后选择,他后悔了

    卢杰最后的时间在医院度过 图源/家属供图


    在学校“将别人笔袋扔到楼下”被老师批评后,14岁初中生卢杰(化名)回家拿了一瓶名为“敌草快”的除草剂,灌下喉咙。


    他很快就后悔了。对前来寻他的奶奶大喊:“奶奶我喝农药了,赶快叫120!”


    跟去年那起轰动全国的“杀鱼弟”喝百草枯自杀事件一样,这一次的当事人,也是家境贫困却又敏感冲动的青春期少年。但卢杰没有“杀鱼弟”幸运,因为他喝下的农药剂量实在太大了。一天一夜的抢救过后,卢杰还是去世了。


    悲剧发生后,舆论将矛头指向了“户籍歧视”和“校园霸凌”。卢杰的父亲、爷爷奶奶多次提到,卢杰弥留之际反复喃喃自语“想回老家上学”。家属认为,学校的老师、同学对外地农村人的歧视和嘲笑,是卢杰选择自杀的根本原因。


    但当地教育局调查后表示,老师对卢杰的批评教育并无不妥,同时解释了上海市的中考政策——像卢杰这样的随迁子女,若留在上海只能参加中职校招生,而无法参加中考。教育局相关领导认为,这不能算是老师“看不起”孩子。


    卢杰能否理解这个宏大的城市政策,已经无从得知。但他应该真的没有意识到,喝下农药之后无可挽回的结局。


    致命“敌草快”


    11月14日下午,卢杰6点左右放学回到家中。七点半,奶奶在离家一百多米的河边发现了卢杰。他一边呕吐,一边让奶奶打急救电话。身边那瓶“敌草快”,已经去了一半。


    由于住在郊区,120的到来还需要一些时间。卢杰父亲卢某自己找了一辆车,将儿子送到了最近的南翔医院。随后又转到上海同济医院进行抢救。


    用上抢救的医疗器械后,疼痛、不适,但卢杰一直咬着牙,隐忍着不吭声。家人说,他一直沉默,只有在第二天,学校老师来探望的时候情绪激动。


    整个医疗过程仅仅持续了24小时左右,卢杰便出现了呼吸衰竭。弥留之际,身边的几位医护人员不忍看,掩面落泪。现场一位记者的采访手记中写道:“一个一米七二,九十斤的瘦弱男孩,全身插满管子,内脏已经被农药侵蚀腐烂。家人尝试用勺子、吸管等一切可能的办法喂进去一口水,喂不进去。


    此前,大多数人对致命农药的认知停留在百草枯。由于不断有自杀者将其作为自杀工具,百草枯在去年正式停止生产。


    根据《人物》报道,百草枯“禁而不止”,2016年后,市场开始流通假冒伪劣的百草枯,很多农药混合着百草枯、敌草快、草甘膦等,为降低成本,药中没有催吐剂、臭味剂,若有自杀者喝下这类农药,医治难度比单纯喝下百草枯还要大。


    卢杰的死亡证明显示,他喝的农药名为“敌草快”,死亡原因是呼吸衰竭。不管是百草枯、敌草快,还是混合农药,除草剂类农药最残酷的地方在于,它并不损害神经中枢。也就是“给你后悔的时间,却不给你后悔的机会”,许多自杀者在最后的时间里,意识清醒地慢慢死去。


    在国内,农药的买卖监管已经比过去严格许多。但对于家里承包蔬菜地的卢杰而言,拿到一瓶农药,实在太简单了。


    “菜中”里的非沪籍少年


    卢杰就读于上海嘉定区南翔中学初中部。这个初中是本地人口中的“菜场中学”(后简称“菜中”)。
免责声明:
1.《14岁少年的最后选择,他后悔了》是转载于站长,版权归站长所有。本站只作为分享和展示的平台,文章中的观点不代表本站的观点。
2.本信息如有侵权请将此链接发邮件至573943400@qq.com,本站将及时处理并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