其他业务:微信文章阅读数补量、投票、点赞、抖音加粉、微博加粉等各种新媒体数据补量....

您现在的位置是:主页 > 微信文章库 >

韩国演艺圈:父权幽灵下的「绞肉机」

发布时间:2019年12月03日 22:55微信公众号:站长浏览(

    韩国演艺圈:父权幽灵下的「绞肉机」


    11月24日下午,28岁的韩国女艺人具荷拉在家中离世。


    一个多月前,她的好友、同行崔雪莉在家中自杀离世。同在少年时期出道、曾经同为女团成员,好朋友的突然离开,令近年来深陷情绪低谷的具荷拉更增添物伤其类的痛苦。两个女孩曾留下许多合影。照片里她们像双生花一样自由恣肆地拥抱和大笑,留下在这个人间的短暂青春和迷人光芒。





    文|安小庆





    无物之阵11月24日下午,28岁的韩国女艺人具荷拉在家中离世。还有一个月,就是圣诞和新年。但家中那棵已经布置好摆放在门口的圣诞树,再也等不到这个女孩回家了。

    韩国演艺圈:父权幽灵下的「绞肉机」

    警察进入具荷拉家中调查,其家中已摆好圣诞树图源视觉中国


    作为艺人和女性的具荷拉,度过了煎熬、动荡的2018和2019年。一个多月前,她的好友、同行崔雪莉在家中自杀离世。同在少年时期出道、曾经同为女团成员,好朋友的突然离开,令近年来深陷情绪低谷的具荷拉更增添物伤其类的痛苦。两个女孩曾留下许多合影。照片里她们像双生花一样自由恣肆地拥抱和大笑,留下在这个人间的短暂青春和迷人光芒。半年前,受到精神疾病折磨的具荷拉被发现在住所轻生。被经纪人送往医院抢救回来后,本是病人的具荷拉却要通过媒体向公众发布道歉声明:真的很对不起,我会努力让心灵变得更坚强,让大家再次看到我健康的模样。这次真的很对不起。一年前,具荷拉因涉嫌对男友施暴被警方调查,虽然后经调查证明是男友诬陷,但具荷拉的事业和声名却进入出道后最低谷。这段持续了两年的关系,给具荷拉带来常人无法想象的痛苦——被暴力殴打,被以公开亲密视频为由进行威胁和恐吓。尽管韩国女性们高举「姐姐来了」的标语为她走上街头,反对亲密关系暴力和控诉拍摄、传播、观看视频的所有男性,鼓起勇气起诉对方的具荷拉还是不堪重负,倒在了巨大的精神泥沼中。她不是没有努力过。轻生事件发生后,停工了大半年的具荷拉收拾身心选择在日本复出,但在台上表演时出现抹胸裙下滑的意外,尽管并未走光,但许多韩国网友攻击她在为复出炒话题。与此同时,和前男友崔钟范的诉讼判决又给予了她新一重的巨大打击——法院仅判崔钟范一年半有期徒刑,缓期三年执行。已故台湾作家林奕含,曾在生前回答记者关于「整个书写最让你害怕的是什么」时说,「我每天写八个小时,写的过程中痛苦不堪,泪流满面。写完以后再看,最可怕的就是:我所写的、最可怕的事,竟然是真实发生过的事。而我能做的只有写——女孩子被伤害了。女孩子在读者读到这段对话的当下也正在被伤害。而恶人还高高挂在招牌上……」在具荷拉和崔雪莉那里,恶人不仅没有得到和罪行相对等的惩罚,更令人绝望和愤怒的是,大多数的恶人并不以自己为恶:「我没有让雪莉去死过,我也不关心她死没死。」「精神力这么弱还能当艺人?毕竟要站在大众面前啊。」「因为恶评就这么唧唧哼哼的话,那我觉得还是不要做艺人了比较好。」这是近日韩国某节目对曾在网络上恶意攻击过崔雪莉的部分网民的采访。恶评者的言行很难不让人想起鲁迅曾提出的概念——「无意识杀人团」。「无意识杀人团」,秉承平庸的恶即不是恶。而这其中最可怕的是,当被戕害、攻击和凌辱的人,试图寻求一个复仇和反抗的对象时,竟然为这恨和仇找不到一个具体的复仇对象。如同进入大雾弥漫的「无物之阵」。最终,风刀霜剑后,她们被碾落成泥。在死后微茫的血色和潮汐般来去的关注中,生前作为偶像和女艺人被售卖、被观看、被物化、被消费、被侮辱、被损害和被评论的命运依然在重复和轮回。——她们不是林奕含,不是崔雪莉,不是具荷拉,而还是人们口中「最漂亮的满级分宝贝」「人间水蜜桃」和「蚂蚁腰」。崔雪莉离世后,在SM公司发布于互联网的官方公告里,她的勇敢、她的痛苦、她的「不合作」依旧不被看见,她「对个人自由、表现自由大胆地表露的新、新、新世代的标志;是一个欢快踢开散发酸臭老古董味道的伦理纲领的胜利玩家」,「她是拿出了旁人不能及的勇气去过了了不起的一生」、「向着自由用全身力量抵抗、用自己一生去实践」 (演员刘亚仁语)的生命历程,依旧被资本、大公司和整个主流社会结构选择性地遮蔽和忽视。在官方公告里,她依然只是那只同时引发美和罪的「人间水蜜桃」,那个东亚父权制社会永远期许和致力于塑造的「拥有着明朗微笑的可爱少女」,「她的美丽、她温柔的心,将被我们永远铭记,珍藏于心底」。是的,不论在林奕含、崔雪莉身后,还是具荷拉身后,被铭记和珍藏的还是那些陈旧不堪的形容词——明朗,可爱,少女,美丽,温柔……在以生命为代价的抵抗、实践、抗争和「复仇」面前,这些形容词如此刺眼和虚妄。在崔雪莉离世两天后,在日本工作无法回到韩国的具荷拉曾在直播中痛哭着承诺,要带着雪莉的「那一份」一起活下去:「雪莉呀!欧尼在日本没法过去,对不起!只能向你这样道别,真对不起!在那个地方做你想做的,过得开心吧!欧尼会带着你那份努力活下去,会努力……」
    然而,40天后,这个疲惫的破碎的在过去几年里备受摧折的女孩,熄灭了自己本就不多的生命的木炭,她带着未尽的对友人的承诺和她曾那么想要践行的「姐妹情谊」,离开了。她把雪莉的「那一份活下去」连着自己的,一并带走了。《1982年生的金智英》的作者赵南柱曾在这本引发巨大争议的书的最后写道,「由衷期盼世上每一个女儿,都可以怀抱更远大、更无限的梦想」。但选择离开的那些女儿,已经不可能了。在广漠的「无物之阵」中,在平庸而又平均的普通人之恶里,韩国娱乐工业既像一台当代最完备、精致、高效、代表着最高生产力的造星机器,为韩国和东亚世界源源不断地制造和生产标准化的偶像产品,又如同一台从未停止过享用和吞噬年轻生命肉体的娱乐圈「绞肉机」,在过去几十年里残酷展演着这个东亚父权制最浓厚的社会里,传统保守的两性观念如何与资本财阀控制的娱乐工业一起联手,制造出那如同空气般无处不在的「厌女症」氛围。而这个国家深以为豪的庞大造星机器和偶像制造流水线(纽约时报语),曾经获得多少荣光,创造多少欲望、声名、利益和权力,作为它另一面的那台吞噬年轻偶像生命的「绞肉机」相应地就有多么精致嗜血和酷烈——这台一体两面的巨大机器,一方面制造出世界一流的幻觉蜃景和偶像产品,另一方面又最典型、剧烈地映射并且再生产着出东亚儒教文化圈延续千年但从未被动摇的文化规范和性别权利结构。


免责声明:
1.《韩国演艺圈:父权幽灵下的「绞肉机」》是转载于站长,版权归站长所有。本站只作为分享和展示的平台,文章中的观点不代表本站的观点。
2.本信息如有侵权请将此链接发邮件至573943400@qq.com,本站将及时处理并回复。